“520”,让我们读一读这位警官的情书!

“520”,让我们读一读这位警官的情书!

“520”,让我们读一读这位警官的情书!

【环球网报道 特约记者 崔云龙】悄然间,每年的5月20日已经变成了另一个情人节,“520”也被赋予了“我爱你”的浪漫寓意。马上又要到“520”了,当千千万万个情侣互表心迹、花前月下、你侬我侬的时候,不善言辞的我,写下一封情书,记录我们相知相遇相爱的故事,向我最爱的你告白。

初次相识是在1999年,那个时候的我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娃娃,妈妈我们的红娘。那个时候,周口地区遭遇几十年一见的暴雨,水势汹汹,河水漫出了堤坝,冲走了树木,冲垮了房屋,当所有人面对着满目疮痍的景象,掩面而泣,不知所措的时候,你挺身而出,用自己的身体筑成了铜墙铁壁,不分昼夜的扛沙袋,打地桩。磨破了双手,脚上泛出水泡,脚心一层皮,靴子一脱就能带下来。历经三天三夜,洪水这头猛兽被驯服了,你给大家带了温暖和希望,你把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举过头顶,你把自己的责任信念刻入骨髓,不满4岁的我还不理解,这群“怪叔叔”为啥这么拼命。

“妈妈,他们是什么人”

“他们是解放军,他们叫迷彩……”

“长大了,我也要当解放军……”

在救灾帐篷里的对话,像一颗种子,在我心中深深扎下了根。

后来,我知道了,我们的第一次相识叫做向往。

后来,我们多次相遇,可你出现的时机总是那么特殊,在地震张开大口吞噬一条条生命时,当雪灾冻垮老百姓血与泪的付出时,当大火侵蚀一片片翠柏苍松时……你总犹如“神兵天降”,哪里最困难哪里就有你,哪里最需要你,你就出现在哪里……

和你正式的相遇是在2015年,遇见你不是偶然,更不是巧合。我精心筹划,专门准备了近一年时间,我把你的名字写在日记本的扉页,那段时间,是你,一直激励我努力努力再努力,进步进步再进步,不抛弃不放弃坚持到高考最后一秒。我也时常泛起“花痴”,梦里都想成为一名威武帅气的军人。盛夏8月,皇天不负有心人,当我收到烫金的军校通知书,我落泪了,能够真真正正走近你,我是多么的幸福。

8月27日,当我走进军校大门,学长、学姐们整齐的队列,嘹亮的歌声、严整的军容深深震撼了我,心里像有一头小鹿,砰砰乱撞。最开始的我队伍面前话都不敢多说,干什么都扭扭捏捏,跑步还总拖学员队后腿,“熬”过了38度的体能训练场、深夜不熄灯的教室、一个月的野外驻训、近百公里的全装拉练,我也终于“脱胎换骨”,黑了、壮了、有了一个军人应有的精气神。蓦然回首,我才发觉我已经和你融为一体。

后来,我知道了,我们的正式相遇叫做敬爱。

三个月后,咱们有了第一个定情信物,在合肥蜀山烈士陵园,至今我都无法忘怀。战友们举着军旗,喊出心中渴望已久的誓言,首长给我带上军衔,那一刻,终身难忘,戴上了军衔,就有了担子,从今天起我们就要并肩战斗了,我更要刻苦训练、专心学习,练就壮硕的肩膀,扛起保家卫国的担当,成为一名让你骄傲的共和国军官。

四年军校生活让更我进一步了解了你。1927年8月1日,你在南昌城出生,百年屈辱的中国升起了一颗闪闪的红星;你的成长不容易,两万五千里的劳碌奔波,延安终于落了脚;八年抗战,我们赶走了法西斯分子;历经万苦千辛,你终于为人民筑起幸福的港湾。一步一步,你走向复兴,走向辉煌,而我也成了千千万万中的你,而你像一座大熔炉,帮我们褪去虚幻的梦想和年轻的浮躁,立起钢的意志,铁的脊梁……

2019年的盛夏,军校毕业选岗,我分配到了武警甘肃总队。过了不久,就和来自五湖四海的战友们站岗在山脚,奔波在西北大漠深处,战备着、警戒着、巡逻着……虽然很苦很累,但有你的鼓励,哪里都是天堂;虽然远离故土,但有你陪伴,哪里都是家乡;虽然生活平静无奇,但有你的依偎,让我明白伟大出自平凡,高楼起于微尘……慢慢地,我爱上了你。正如歌中所唱的那样:“我们不一样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;我们不一样,虽然会经历不同的事情……”感谢有你,让我收获了一个精彩的青春,精致的自己,当兵第六年了,我有了你的纹理和温度……

后来,我知道了,我们的相爱叫做忠诚。

作家柳青先生曾经在《创业史》写到:“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,但紧要处往往只有几步,对年轻人来讲,尤其如此。”感谢我的选择,你的给予,我一定左手持刀,右手执笔,和你一起演绎最美丽的爱情故事。我永远爱着你!

“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,我宣誓: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服从命令,忠于职守,严守纪律,保守秘密,英勇顽强,不怕牺牲,苦练杀敌本领,时刻准备战斗,绝不叛离军队,誓死保卫祖国。”

请收好,这是我的定情信物。

责编:徐璐明

环球网版权作品,未经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或镜像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